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小祖宗【下】

★照例ooc都是我的锅
★博士生周×研二生翔
★一点用处都没有的学园paro
★鬼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

.

.
周泽楷从孙翔床上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别误会,他们并没有同床共枕——虽然周泽楷十分希望这样。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小祖宗观天色已晚,示意周泽楷自己的房间是上楼左转第二间,可以去睡了。
周泽楷吓了一跳:“我和你一起睡?”他想像了一下那个场面觉得太过刺激他可能会把持不住。
但孙翔的脑回路要是这么容易就能被猜透他就不是小祖宗了,所以孙翔只是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就你睡啊,我睡沙发。”
“……不好吧?”周泽楷不好意思,“你去睡床?”
“都这么晚了你还要让我自己跳上二楼?!”孙翔瞪大了眼睛,愤怒地谴责道,“周泽楷你还有没有同情心啊!”
周泽楷本来想说我可以抱你啊,在对比两人的身高体型之后分外惆怅地闭了嘴,互道晚安之后小祖宗裹着空调被歪在沙发上继续看他没看完的《中国通史》,周泽楷上了二楼躺在孙翔的床上研究叶修发给自己的书单,然后毫无进展地睡了过去,梦里无数个叶修叼着烟在他耳边吵吵嚷嚷——
小周你论文写的什么啊
小周给我买个早饭
小周帮我打印一下文件
小周我不想批你的课题
小周帮我取个快递
小周不准对我弟动歪脑筋
小周小周小周小周小周……
他拼了命地向前跑,企图逃离这个叶修地狱,在路的尽头他看见了孙翔,孙翔转过头来对他笑,身边一圈小红花,开口却是叶修的声音:“小周我发你的书单看完了吗?”
周泽楷被这个噩梦吓得从床上滚了下来,一模手机发现已经九点了,急急忙忙地从地下爬起来洗漱好准备去学校。
孙翔还在沙发上,裹着被子抱着团子抱枕捧着手机在玩开心消消乐,茶几上搁着喝剩一半的牛奶,听见响动之后朝周泽楷这边看过来,嘴上叼着一片面包:“冰箱里有面包和牛奶。”
“谢谢。”周泽楷点点头,就着“unbelievable”的背景音解决掉自己的早饭。
出门的时候孙翔叫住他:“周泽楷,今天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个冰淇淋。”
“好。”周泽楷一边穿鞋一边答应着,突然听见沙发上传来一句闷声闷气的“迟到不了,路上小心”,周泽楷一愣,看着孙翔缩在沙发后面的微微泛红的耳朵尖觉得心里那只小鹿像疯了一样地撒起欢来,撞得他心口疼。

江波涛发现周泽楷今天心情很好,特别开心的那种,莫不是昨天被叶修嘲讽傻了吧,还是说叶修真的转性了?今天的江·保姆·波涛也十分操心:“小周你怎么了?”
“?”
“我看你今天好像特别高兴的样子,发生了什么好事吗?”
“可爱。”
“……”江波涛一脸懵逼,虽然都说我是你的翻译机,可你这样没头没脑地来一句“可爱”我也是不可能知道你在说谁的好吗小周。
“叶修家,小祖宗,可爱。”周泽楷说,在心里决定把孙翔当做自己的秘密。
“哦,你说孙翔啊,他是挺可爱的。”江波涛并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会在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像向见了鬼一样地看着自己。
“江,认识?”
“不是你说的吗?叶修家的小祖宗,除了孙翔还有谁?哦对,叶修他自己也能算。”江波涛低头划着手机,随手又扔下个重磅炸弹,“孙翔嘛,就中国古代史系肖时钦教授当儿子带的那个,听说肖教授一直不带学生就是为了等他升上来,你之前不是在校运会见过他吗?你还夸他好看你忘啦?”
周泽楷被这句话庞大的信息量给震住了,他的确在校运会上见过一个特别好看的人,那是在跳高比赛上,那个人跳起来的时候上衣翻起,露出好看的腹肌和一点人鱼线,落下来的时候头发嘭起来,松松软软的,看着就很舒服,长的也……长的好像还真是和孙翔一模一样!可那个人是金发,孙翔是棕毛啊?
“你还不许人家染发了啊?”江波涛不想承认这个傻子是他们的学院第一。

临下课的时候周泽楷突然想起自己忘了问孙翔他要什么口味的冰淇淋,他掏出手机,然后发现自己并没有孙翔的联系方式,手机、QQ、微信一样都没有,他叹着气打开了叶修的微信,并努力让自己忽视掉昨晚上的信息轰炸。
「叶修导师,在吗」
「小兔崽子不回我微信还敢找我」叶修回复的很快,周泽楷怀疑他是不是一直都盯着自己的微信界面。
「什么事」
「能把习习的手机号给我么」
「呦呵叫的很亲密啊」
「谁让你叫他习习的?啊?」
「……昨天你让的啊」
「我就客气一下」
「小兔崽子你倒挺不客气的啊」
「那能把孙翔的手机号给我吗」
「不能」
「我找他有事」
「有什么事跟我说」
「……」
「你知道他想吃什么口味的冰淇淋吗」
「你想干什么」
「周泽楷你太坏了!竟然都会用冰淇淋引诱了!」
周泽楷飙着手速关掉了数据,再次隔绝了叶修的信息轰炸,开始回想孙翔的偏好,恩,他昨天吃了草莓蛋糕,蓝莓蛋糕,抹茶蛋糕,芒果蛋糕——感觉他什么都吃,那就直接选一个最畅销的吧。

周泽楷抱着一桶牛奶味冰淇淋打开了叶修家的门,被厨房里探出的一张和叶修一模一样的脸吓得差点夺门而出,当然很快他就反应了过来,叶修才不可能进厨房的好吗?!而且这个人身上没有叶修那种看着就想揍他的脸T气质。
“周泽楷你回来啦?我的冰淇淋呢?”孙翔趴在沙发上叫他,在看见他手上的冰淇淋之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像一只看见了逗猫棒的猫。
“吃饭之前不许吃冰淇淋。”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的人系着粉红色的小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还拿着一把菜刀。
“知道啦,叶秋哥,”孙翔和周泽楷看了叶秋一眼,一起撇过脸去,“你能把围裙脱了吗……辣眼睛。”
“你这小没良心的,亏我还担心你饿死了过来看你,不识好歹。”叶秋用空着的那只手呼噜孙翔的脑袋毛,同时用凌厉的眼神扫射周泽楷,“你过来给我搭把手。”
周泽楷把手上的冰淇淋放进冰箱,在孙翔的目送中乖乖地跟着叶秋去厨房。

“你和阿翔什么关系啊?”叶秋一边切肉丝一边问他,刀锋闪着寒光。
“阿翔……很可爱。”周泽楷答非所问,他也不知道自己和孙翔是个什么关系。
“呦呵叫的很亲密啊,谁准你叫阿翔的?”叶秋耍了个刀花。
“习习。”周泽楷改口。
“小兔崽子信不信我砍死你。”
周泽楷不说话了,他发现在关于孙翔的问题上无论他说什么这两人都对他有意见。
幸运的是把菜端上桌之后叶秋就走了,背着孙翔对送他出门的周泽楷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恶狠狠地说:“敢对我弟弟有什么想法就砍了你。”
周泽楷不做声,把门一关转头就往孙翔旁边挤:“习习。”
“不准叫我习习!”小祖宗炸毛,但还是往另一边挪了挪给周泽楷腾地。
“阿翔。”
“你这样叫我是会被叶秋打的。”小祖宗一脸嫌弃地把肉丝里的芹菜一根一根挑出来,在心里埋怨把芹菜切的这么碎的叶秋,决定吃完饭之前都不叫他哥了。
“小祖宗。”
“……你还是直接叫我名字吧。”小祖宗终于把目光转到周泽楷身上,嘴里的筷子和头上的呆毛和周泽楷内心的小鹿一起同步晃动。
“孙翔。”
“恩,什么事?”
“手机号,给我,可以吗?”周泽楷颤颤巍巍,觉得自己说的话都变多了。
“哦,好啊。”小祖宗答应地很是爽快,拿过周泽楷的手机在上面一阵连戳。
“谢谢。”周泽楷看着手机上11个数字心情荡漾,暗戳戳地把备注名从孙翔改成了习习,然后在前面加上了三个A。

「叶修导师,我要到习习的手机号了」周泽楷给叶修发微信,发完之后就把手机开成静音揣进兜里去给孙翔拿冰淇淋。
大不了就再改几次论文,周泽楷想,叶修哪里有孙翔重要啊,根本不在意叶修,眼里心里都只有习习。
“孙翔,冰淇淋。”周泽楷叫他,看见孙翔转过头来对他笑,小虎牙若隐若现,眼睛里是剔透的蓝色,像是万里无云的碧空。

END.

不知道算不算彩蛋的彩蛋:
叶修开完会回来之后强烈要求孙翔换一个手机,被孙翔拒绝了。
“叶不羞你有病啊?!”孙翔说。

评论(4)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