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小祖宗【上】

★ooc都是我的锅
★这个学园paro只是为了让老叶能更好的假公济私【不是
★年龄操作有
★博士生周×研二生翔
★不知道会不会有后续系列
★我不管我就要把翔哥当小祖宗宠
★老叶和羊习习只是兄弟情……至少这篇是的

当周泽楷在自习室里听到学校的广播站传出自己导师有气无力的“周泽楷,周泽楷你听得到吗?竟然敢不接为师的电话周泽楷你翅膀硬啦,你的研究课题到底想不想要我批啦?周泽楷——”的时候,他是很想让校园里出现一个尸体的——不管是自己的还是叶修的都可以。
“小周,走好。”江波涛体贴地接过了周泽楷手中的餐盘,目光里充满了对周泽楷的幸灾乐祸和对周泽楷餐点的觊觎,“都说了偶像崇拜是不好的,要是当初跟着我选张新杰当导师何需如此啊。”
是的,周泽楷曾经是叶修的迷弟,会省下自己的生活费去买专栏杂志的那种,顺便一提由于专业性太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周泽楷根本看不懂叶修在专栏里写了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周泽楷对叶修的崇拜和在读博时选择叶修作为导师的决心。
于是周泽楷在整个教学楼的目送里面无表情地往广播站走的时候觉得当初的自己估计是瞎了眼。
“哎呀小周你来啦,”叶修嘴里叼着烟摊在广播站里的大沙发上冲周泽楷招手,“快快快,组织有一个艰巨的任务要交给你。”
“早餐,不买。”周泽楷冷着脸说,想了想又补充道,“晚餐也不买。”
“难道我叫你来就只能是为了买饭吗?”
“难道不是吗?”周泽楷用眼神控诉道。
“小周你变了!你不再是当年那个单纯可爱崇拜我的你了!”叶修痛心疾首,“我觉得你的课题还可以再改一改!”
为了自己的课题,周泽楷可耻地屈服在了叶导师的公章下。

“小周你是知道的,你导师我下午就要去开教研会了,家里没人我不放心啊,”叶修领着周泽楷去自己的校外公寓,一路上不间断地向他安利帮自己看家的好处,“你看我那儿环境多好啊,周围都是花花草草,离学校也近,就走个五分钟的路程,多方便啊。”
“我住校。”周泽楷拒绝了你的安利并给了你一个嘲讽的眼神。
“而且你只需要帮我看看家,浇浇花,照顾一下小祖宗就能让你的论文得到这个领域最好的导师的修改润色,”叶修不为所动,从门口的花盆下面把自家的备用钥匙拿出来递给周泽楷,“怎么样,是不是感觉特别划算?”
为了自己的论文,周泽楷再次可耻地屈服在了叶导师的签字笔下。

“叶不羞你回来啦?我们晚上吃什么?”周泽楷惊恐地看着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沙发上突然冒出一颗毛绒绒的脑袋,一双眼睛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又转过去叫叶修,“叶不羞你带人回来了?我要不要回避一下啊嘿嘿嘿~”
“嘿你个头!这小周,周泽楷,我徒弟,学问做的可好了,你跟人好好学学!”叶修抬手把那颗脑袋打下去,一边跟撸猫似得呼撸人脑袋毛一边回过头来跟周泽楷说,“这孙翔,我弟弟,咱家小祖宗,你也可以叫他习习。”
“不准那么叫!”小祖宗一听这话也不管叶修在自己脑袋上乱揉的手,虎着一张脸瞪着周泽楷威胁他,“你要是那么叫我我就揍你了啊!”
“嘿你还揍人家你,你腿好了?啊?”叶修伸手就去捏他的脸,一边捏一边数落他。
“我那是见义勇为我……”小祖宗张牙舞爪,奋勇反抗叶修的暴行,未果之后小声地为自己辩护。

“行了我得走了,小周你看着他点,”叶修看了看表,一脸严肃的叮嘱周泽楷,“一定要记得让他把芹菜汁喝了。”
“叶不羞你赶紧走吧!死也不喝!”您的孙翔向您扔来了一个抱枕并准备扔第二个。
“那就不喝,记得吃药。”叶修毫无原则的妥协了。
“哦,那叶修你路上小心,注意安全,再见。”得到了可以不喝芹菜汁承诺的孙翔十分开心的向叶修挥手再见,完全没有意识到家里根本没有芹菜。
“知道了,小祖宗再见。”

“你……不会听叶修的那样叫我吧?”估摸着叶修走远了的小祖宗开始继续他的威胁大业。
“什么?”周泽楷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就是,就是……妈的——就是你不会叫我‘习习’对吧?”孙翔觉得“习习”这个称呼实在是太讨厌了,一点都不符合出自己狂拽酷炫的人设,想了想又发现自己说出这个自己最讨厌的昵称都是周泽楷提了问的关系,瞪周泽楷就瞪得更狠了,“先提醒你啊,你要是敢这么叫我的话我就揍你。”
“恩,不叫。”周泽楷忍着笑说,没敢告诉孙翔他被叶修弄得一头乱毛瞪着眼睛的样子像一只炸毛的虎斑猫,没有一点威慑力。
但是孙翔很满意,他觉得自己果然很有威望,而周泽楷表现十分上道值得嘉奖,于是收起了脸上的威胁专用表情,歪着脑袋对周泽楷笑,露出一颗虎牙:“那以后叶修欺负你的时候你告诉我,我罩着你。”
周泽楷被那个笑震得心里一颤,整个人像傻了一样,只觉得那颗虎牙仿佛扎在了他的心上,四周鲜花绽放,就连叶修窗台上那盆仙人掌都变得柔软了起来。
“哎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孙翔伸长了那条没打石膏的腿想去踹周泽楷,快踢到的时候又觉得似乎有点不太好,把伸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改成了用手戳,发现还差一截之后气急败坏地倒了回去,揉抱枕泄愤。
“不经常说话。”周泽楷说,不动声色地朝孙翔那边挪了一点。
“哦。”人家不爱说话自己也不能强求,而且孙翔突然发现自己能够够到周泽楷了,就开始把手藏在抱枕后面,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周泽楷的后腰,在周泽楷转过来的时候立刻收手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然后又开始戳一下,再戳一下,换个位置又戳一下,一边戳一边偷偷瞄周泽楷,把周泽楷的天生面瘫当做毫无反应之后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缩回沙发里小声地说了句什么,成功把自己逗笑了。
周泽楷看着孙翔的自娱自乐只觉得这个人怎么这么可爱啊。

★本来计划是一发完……结果好像爆了一下字数?
★我跟你们讲,我习习!这个人!他超可爱的!!

评论(7)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