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神恩Ⅱ

△ooc预警
△圈地自萌_(:_」∠)_
△小透明求勾搭
△并不粗长_(:_」∠)_

  That is the creation of the kingdom of heaven, the gift of the gods, the real miracle.①
  直到基尔伯特真正踏入圣城的内区,站在被世人誉为“天国之宫”的大教堂前,他才真切地感受到上描述的那种惊心动魄的美,那怎么可能是人类的造物,只有神灵——唯有那位唯一且至高无上的神才能造出这个建筑,这甚至已经不应被称作“建筑”了——这就是美,在基尔伯特十六年的生命里所见过的所有事物中能够与这种美并列的只有半年前那位萍水相逢的魔族少年。
  为他领路的修女早已习惯了初入此地的人心中的震撼,她体贴地等了一段时间才打算继续为那位神眷之子带路,转身的时候她悄悄想像了一下少年脸上的震惊表情,这是她苦修岁月里仅有的小小娱乐,然后她就愣住了,在她的身后,银发的少年仰头看着教堂的穹顶,紫红色的眼里流下泪来。
  “……你为什么哭呢?震撼吗?亦或羞愧?”修女问,她见过各种人在这建筑前的反应,或虔诚,或震撼,或大侧大悟,甚至有人径直在教堂门前跪下痛哭着忏悔自己的罪恶,但是少年的表情与他们截然不同,少年的面容悲戚,像是被神遗弃的孩子。
   “我哭只是因为我感到难过,”基尔伯特回答,他抬起右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他自己也在困惑,“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难过。”
  “你难过因‘他’难过,你痛苦因‘他’痛苦。”从教堂里传出低沉的说话声,白发苍苍的老者背对着他们坐在教堂冰冷的大理石长凳上,闭目垂头,双手合十抵在胸前,语气虔诚,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动不动,可基尔伯特知道他在对自己说话。
  “伊泽瑞尔教宗。”站在一旁的修女惶恐地低下头去,向这位背对着他们的老人弯腰行礼。
  “你在说什么?”基尔伯特问,老人说话的时候教堂深处响起宏大的钟鸣,被惊起的鸽群掠过教堂上空,落下漫天白羽。
  “你难过因‘他’难过,你痛苦因‘他’痛苦。”被修女称为“伊泽瑞尔教宗”的老人毫不介意基尔伯特堪称无理的问询,他站起身走到基尔伯特面前,注视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然后他转身面向仍未起身的修女,“辛苦你了伊莎修女,接下来交给我就好。”
   “明白,教宗。”修女再次行礼,恭敬地退开以便老人和基尔伯特独处。
   “我,不,我们等了你很久了。”老人说,他对基尔伯特笑了笑,像一个普通的长者一样慈祥,可基尔伯特看着他棕色的眼睛,只觉得身上泛起冰冷的寒气,就像半年前他在海水里沉浮。
   “你想对我说什么?”基尔伯特问。
   “我只是想跟你讲一个故事。”老人说,他领着基尔伯特去往教堂的深处,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基尔伯特只听清一句“这世界不过是一个童话故事。”

注①:那是天国的造物,神灵的恩赐,真实的奇迹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