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是给 @柒玖贰 这个仙女扩写的琵琶演奏家阿苏勒的最后的那个场景


★结合之前的脑洞看效果更好


★因为姬野没出场所以就不打他tag了


★因为只是一个场景所以就不取名了


 

 

.


  那是一首没人听过的曲子,那是阿苏勒他自己谱的曲子。

  他原本是想在这场演奏会上发布这首曲子的,可当他弹完预定的最后一首曲子,抬起头看见舞台下黑压压的一片,居然是年轻的女孩子占了多数,很多女孩最初只是喜欢这位青年演奏家的美颜盛世,但大多都会在中途沉浸到他的琵琶里成为他的乐迷,他环顾四周,只见人头攒动,掌声如雷,女孩们尖叫着高呼他的名字,吕归尘吕归尘吕归尘,数不清的花篮和捧花堆积在台前,画着粉色桃心的小卡片上写着“给我们最爱的吕归尘”,他突然就不想弹了,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就是不想弹了。

  现在他坐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中间,无尽的黑暗以他为中心延伸出去,剧场的工作人员临走前贴心地帮他带上了入场处的门,剧场两侧各装有一组吸声体,这原本是为了减少混响时间,保证演出效果,这时却让这个剧院安静得像个异空间,他随手拨弦的声音都能产生巨大的回响。

  阿苏勒就是在这时候弹响了琵琶。

  他看着琵琶的眼神那么温柔,手指拨响琴弦时动作柔软地像是微风拂过春天的草原,可他的表情又那么寂寞,整片原野上没有一朵花。他的曲子也是这么温柔又寂寞,像是旅人历经万难终于走过山路立于山巅,此时天地开阔,碧空如洗,他见群山如岚,飞鸟振翅,云雾缭绕如太上仙境,可却寂寥无声,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于是他难过得像要落下泪来。

  他弹完了那首曲子,却没有起身,连眼睛也没有睁开,只是抱紧了那把琵琶,头靠在琵琶颈上,头顶贴着琵琶的弦轴,像是在外处处碰壁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他满身淤青,衣服上还沾着泥巴,可他已经回家了,再也没有东西能够伤到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抱着自己的娃娃沉沉睡去,可惜再也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这个样子。很久以后他才睁开眼睛,长长得吐了一口浊气,耳垂上坠下的翡翠坠子贴着他脸边晃荡。

  他抱着琵琶走出剧院,今夜月朗风清,没有星星。

  

  他再也不弹那把琵琶。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