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缘,妙不可言

★是之前的之前那个暂命名《红线》的脑洞【半年了我终于写了【。

★虽然改的这个名字和内容好像也没啥关系但我觉得这个比较神经病!!【咦

★实习月老周×艺术生翔

★ooc预警,神经病预警【大概?

★差不多就这样?



.

1.
周泽楷马上就要转正了。

只要他把手上这个任务对象牵上一个好姻缘。

不,他不是拉皮条的,虽然业务内容好像差不多但是他的逼格要高多了!

他是牵红线的。

2.
想当年在仙神技校月老系的时候周泽楷可是三甲子的专业第一!无数人……神纷纷传言他原本是该去文曲星那边的但是被专业调剂过来了。

但当他开始实习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不过一甲子的时间他已经收到了七百二十八个投诉,一个月一次还有多的,原因各种各样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那根本不是爱情!”

周泽楷心说上学的时候又没教过我怎么知道爱情是啥啊??再说牵红线讲得不就是一个缘妙不可言吗?!

3.
“小周,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江波涛把手上的资料递给他。

说起江波涛啊,这个人其实和周泽楷是同届的,一起入学,一起毕业,一起实习,就是吧——

江波涛实习的时候,周泽楷在实习。

江波涛转正的时候,周泽楷在实习。

江波涛升职的时候,周泽楷在实习。

江波涛看着周泽楷郑重地接过资料,沉痛道:“这次再被投诉小周你就不用实习了。”

周泽楷眼睛一亮。

“上头说直接安排你转业。”

周泽楷呆毛颓了。

4.
孙翔,这是周泽楷这次任务目标的名字,十九岁,○美油画系大一新生,周泽楷已经视奸……我是说观察他两天了。

第一天的时候他看着染了一头金毛的大男孩拖着箱子走在九月的银杏大道上,脖子上细细的银项链一晃一晃地打在他胸口,整个人好看的像在发光。

周泽楷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一下,心想这个人这么好看红线肯定多得数不清,自己一定要认真选。

第二天的时候他们开始军训,被汗水浸湿的刘海贴在他额头上,解散之后他把刘海拂开,用手捧了水泼到脸上,闭着眼睛,初秋的阳光透过树冠照到他脸上,斑斑点点的金色,水珠沿着他下巴滴下去,深色的迷彩服粘在他身上,十九岁少年的腰线在棉质衣物下舒展开来。

周泽楷在那一瞬间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重大。

5.
周泽楷最开始选定的目标叫唐昊,他抱着小本本一页一页地翻孙翔的人际关系,总算是筛出了这么一个人。

他长得不错,虽然没有孙翔好看,性子和孙翔也蛮合的,想必日后相处一定很舒心,还是同校,虽然不同专业,但是同校就很近水楼台嘛!

周泽楷对着课本的牵红线必备要点一条一条地画勾,对自己的选择很是满意,于是揣了那条红线隐了身跑到孙翔宿舍里,拿红线的一头缠住孙翔的小指就要拖着线头去找唐昊,刚到门口就被宿舍大门拍在了脸上。

他选中的唐昊一脚踹开了大门,冲着孙翔嘿嘿一笑,开口就是一句:“嘿孙砸,爸爸来看你了!”

周泽楷捂着鼻子把红线从孙翔手上解下来,妈的大意了,这是个傻的。

6.
果然光看资料是不行的,还是得实地考察。

周泽楷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他选中了肖时钦,他观察了一个星期,确定了肖时钦绝对是个有脑子的聪明人,而且还是孙翔的同系师兄,仔细想想这比唐昊还要近水楼台啊!!

周泽楷看着准时准点给孙翔带饭过来的肖时钦觉得自己真是眼光毒辣,看人奇准,恩,唐昊是个意外,果然他这么多年没有转正都是体制的错!

周泽楷熟门熟路地把红线又缠在孙翔小指上,手拿着线尾一抬头,看见肖时钦推了一下眼镜,理了一下袖口,露出一个微笑,笑得周泽楷手一抖,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脊椎骨冲到脑髓里,觉得自己仿佛看见了又收到了投诉的江波涛,奇怪我为什么要说“又”?

心脏,太心脏了,不好不好,周泽楷将心比心,又把红线从孙翔手上解下来。

7.
就这样过了小半个月,孙翔小指上的红线绑了又解,解了又绑,周泽楷现在闭着眼睛都能摸出哪只手是孙翔的,可那根红线还是没绑上。

这样下去不成啊,周泽楷愁的都要掉头发了。

周泽楷把红线揣在怀里,跑回去找江波涛场外援助。

8.
江波涛果然是个靠谱的,哪怕快被卷宗淹死了还是从堆了一桌子的卷宗上探出一个脑袋来给周泽楷分析问题。

“我觉得这几个不都挺好的吗?”江波涛把周泽楷递上来的资料一页页地翻过去。

“……不好。”周泽楷摇头。

“哪不好了?上次那条件还不如这些的你不也牵给那谁了吗?”江波涛问完,想了想又补了一句,“然后被投诉了。”

“……就是,就是不好。”周泽楷也说不出来,就是摇头。

江波涛眼神一凛,觉得事情并不……恩,好像挺简单的,江波涛是谁啊!天朝月老界扛把子!转正五十八年的老司机!仙神技校时期弄出了周泽楷翻译本在仙女里炒出了天价的人物!这点小事能难住他吗!

我看你是在瞧不起我江波涛.jpg

9.
只见江波涛沉吟片刻,突如其来电光火石之间冒出一句:“那和你绑好不好啊?”

周泽楷的呆毛“噌——”地一下立起来,想都不想张口就说:“好啊好啊!”

脱口而出之后周泽楷一下就愣住了,整个人傻在椅子上,跟被石化了一样,只有头上的呆毛疯狂闪烁,都快闪断了。

江波涛露出了关爱的眼神。

10.
孙翔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撞鬼了,从开学之后他就老是觉得有人在摸自己的手。

……该不会是哪个英年早逝猝死在宿舍的学长怨气未了又放不下对艺术的执念所以想要我的手吧?!!

孙翔决定周末去驱个邪。

11.
邪没有驱成。

一个黑发黑眼眉清目秀的人在银杏大道上拦住了他,小指上绑着一根红绳,那个人也不说话,抓起孙翔的手把红绳的另一头绑在他小指上,孙翔原本是想甩开的,但他绑绳的手法实在太熟练了他没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又觉得这个力道和触感太熟悉了——卧槽这不会是那个英年早逝猝死在宿舍怨气未了又放不下对艺术的执念所以想要我的手的学长吧?!!

长——长得还挺好看……

“那,那个……我叫周泽楷。”似乎是英年早逝猝死在宿舍怨气未了又放不下对艺术的执念所以想要他的手的学长说。

“我是月老。”周泽楷继续说,在心里补了一句未转正已离职。

“我喜欢你。”







END.







★采矿学3000字的论文要手写我要哭了哇——.jpg

评论(11)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