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梦醒

★是很久以前在群里发过的摸鱼_(:зゝ∠)_

★整理出来混更【不是

★所有ooc归我

★以我模糊的记忆这玩意儿应该是限定开头结尾

★但我应该不出意料一如既往地魔改过_(:зゝ∠)_

  

  

  

.

  

 

今早起来,我的恋人突然说不出话了。

“阿苏勒,阿苏勒。”我握着他的手叫他的名字,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甚至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觉得自己也要说不出话了。

昨晚一切都还是正常的,可是今天早上,今天早上,我从噩梦里惊醒,梦里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彤云大山伫立在草原尽头,我的枪不在身边,我向着彤云大山走去,可我走不出那片草原,我按着头叫阿苏勒的名字,可是没有声音,周围一片死寂,没有人回答我。

那一瞬间久违的恐惧笼罩在我身上,阿苏勒,阿苏勒呢?阿苏勒去哪了?阿苏勒他怎么了阿苏勒他不在了吗?那一刻我从皇帝重新变回了沁阳城里的那个无力的兵头子,只能看着翡翠一样碧绿的蛇毒流淌在他身体里,看着他无声地逐渐死去。

有一双手握住我的手,体温比常人低一些,掌心温热,右手手腕上用红绳绑着一条白色的豹尾。

那是阿苏勒的手。

 

我从梦里醒来。

然后我知道了他突然说不出话了这件事。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握着他的手可除了叫他的名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反倒是阿苏勒在安慰我,他反握住我的手,和从前一样向我微笑,温和地像是四月的山泉。

我从未如此痛恨自己的无力,七年前我什么都做不到,七年后我还是什么都做不到。

他的手颤动了一下。

“……对不起。”我想大概是我用的劲太大了,松开手时我看见他的手腕上浮现出红色的指痕。

阿苏勒只是又朝我笑了笑,垂着眼帘,睫毛末端像是蝶翼一样振动。

我们很快适应了这个情况,除了不能说话阿苏勒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话说回来,他平日里也不怎么说话,于是我稍微放心了一点。

我又做恶梦了。

一望无际的草原,彤云大山坍塌崩裂,星辰在我头顶燃烧着坠落,我往前走,我不知道该去哪,我喊阿苏勒的名字,没有人回答我,我想起来阿苏勒他说不出话了。

  
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从噩梦里唤醒。

  
我猛地睁开双眼,阿苏勒的脸出现在我眼前,他站在床边俯视着我,握着我的手,我看见他嘴唇开合,可他什么声音也没发出来。

我看着他,学着他的样子开口。

“青阳王殿下。”

我说。

 

羽烈王从梦里醒来。

END.

★阿苏勒和青阳王殿下真是永远绝妙的虐梗【赞叹.jpg】

★在考虑要不要把以前的摸鱼整理上来【好麻烦哦_(:зゝ∠)_

★有人想看吗?想看的话我就整理一下……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