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羽烈王会梦见昭武公吗

★题目捏他自《机械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但是和原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瞎j8乱写摸鱼,一切的ooc都是我的锅

★突然灵感炸裂,不写出来我憋的难受【虽然写出来好像就对不上了_(:зゝ∠)_】




.

羽烈王睡不好,这是侍从们人尽皆知又心照不宣的秘密。

曾经有一位值夜的侍者在夜半时间听到羽烈王房内传出野兽一般的嘶吼,他借着手里的夜灯从门缝里窥到披头散发的羽烈王,男人的面孔褪去了白日的威严,苍白如同鬼魅,他抬起头来看向门口,一双眼睛黑如点墨,眼眶却殷红如血,侍者惊惧地想要尖叫却又发不出一点声音,天亮之后他对前来换班的友人说羽烈王夜晚时会被厉鬼缠身,寝殿内的每一个烛影之下都隐藏着无数前来索命的冤魂。

羽烈王听西门说过这件传闻,当时他正在处理政务,听闻此事的时候连眼皮都没有抬起来。

“你没什么想说的吗?”西门问他。

羽烈王抬起头来看了西门一眼,然后说:“哦。”

只有姬野自己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意识渐渐地沉下去,落入无际的黑暗,然后有一点烛光飘起来,照亮身边的陈设,他站在一个小客栈的房间里,旁边是一张硬木板床,有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烛光映照在他的脸上,那张脸清秀得像个女孩,那是阿苏勒——他这辈子最好的朋友。

姬野走到床边,看见阿苏勒的脸上泛着死人一样的灰色,他突然慌了,几乎是扑上去抓着阿苏勒的肩膀把他拉起来,有粘稠的液体从他的背上流进他的掌心,姬野把手举到灯下,一片鲜红里带着一丝绿色。

他想起来这是哪儿了,这里是沁阳的客栈,阿苏勒中了蝰蛇刺的毒,如果不是遇见了西门,阿苏勒就会死在这里了。

阿苏勒,就会,死在这里了。

姬野像疯了一样冲下楼,高声大喊西门的名字,可客栈一楼没有那个娇小的穿着黑袍子的星象师,男人们举着酒盏寻欢作乐,女人们向男人摆出娇媚的笑脸,没有人注意到他。

西门不在这里。

姬野推开客栈的大门,外面是浓厚的雾气,于是他终于意识到这里其实是他的梦境。

这里是他的梦,这里没有西门,他只能看着阿苏勒这样死去。

这个认识让他浑身发冷,他重新回到最开始的那个房间里,握着床上那个人的手叫他的名字——“阿苏勒”。

他上一次叫这个名字已经是很久之前了,那时候他还只是“姬野”,现在他是羽烈王了,东陆的皇帝不能这样称呼北地的大君,可他有时候还是会想起很多年前,在南淮的那座刑场上,他们的周围满是鲜血和尸体,他就要死了,他拼命地喊出他的名字,他喊“阿苏勒”,于是那个人从狂血里醒来,用那双清澈的仿佛春天的湖泊一样的眼睛看着他,把他从死里放回来,那么现在那个人就要死了,他喊他的名字,他喊“阿苏勒”的话能让他从死亡里醒来吗?

姬野不知道,他能使出世上最烈的破圆之枪,也能攻城略地杀伐果断,可无论是多凌厉的枪术都不能改变他正在死去这件事,就连延缓这个过程都做不到,到最后他也只能握着他的人一刻不停地叫他的名字。

“阿苏勒。”

他一遍遍的喊这个名字,可掌心里的手还是不可抑制地冰冷下去,那个人再也不会睁开眼睛,那个人再也不会和他共饮,那首低回婉转的笛曲再也不会响起,再也不会有人用一双湖水一样清澈平静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唤他“姬野”。

他终于失去他了。

他早就失去他了。

姬野从睡梦中惊醒,双手扼住自己的咽喉,从喉咙里流出低沉的野兽一样的嘶吼,他有些茫然地环顾四周,这里是羽烈王的寝殿,除了他没人能出现在这里,无论这个人是吕归尘·阿苏勒,还是青阳昭武公。

他看着烛台投下的影子想起西门说的那个传言,别说厉鬼之流根本是无稽之谈,就算真的有,他也不会害怕那种东西,他害怕看见的只有那一个人的亡魂,可是、可是可是可是——那个阿苏勒,那个温柔善良到愚蠢的阿苏勒,又怎么可能变成冤魂厉鬼呢?

姬野按住自己的头,疼痛像要变成什么怪物从里面冲出来,他在浪潮一样涌动的痛感里没来由地想到要是阿苏勒真的会变成亡魂的话会是怎样的呢,他会来找他吗?

他想如果是阿苏勒的话大概会变回还在南淮城时的那个样子,披着夔雷纹的金绣宽袍,头发用一个银箍束起在头顶,简简单单,安安静静,秀气得像是一个女孩,他的身影像是用烟雾凝聚起来的,如果风大一点的话就会被吹散,所以他进来就会把门关上,站在门口用那双深静如同湖水的眼睛看着他,然后对着他笑,说:“姬野我来啦。”
然后他站起来朝他走过去,每走一步就变小一点,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也已经变回了还在南淮时的样子,于是他也笑了,搂住阿苏勒的肩膀说:“来得太迟啦阿苏勒,走,我们喝酒去。”

姬野按着脑袋笑出声来,被扼过的喉咙发出的声音沙哑地像是鹰隼,于是他停下来,翻出床下的酒给自己灌了一口,对着酒面映出的男人的脸说:“做梦。”

他又灌了一口,然后把那坛酒扔了出去,在酒坛坠地的脆响里大笑道:“做梦!”

有天傍晚的时候西门突然对他说:“我昨晚去找你听见你说梦话了。”

“你说‘阿苏勒不要死’。”

羽烈王转过头去看她,漆黑的瞳孔里跳跃着烛光,他沉默了一下,然后说:“哦。”

“你可能听错了。”


羽烈王不会梦见昭武公。

姬野能梦见阿苏勒。

END.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最后两句

★我也不知道算糖算刀,自由心证吧

★好了我知道我写的垃圾打的时候请轻一点然后不要打脸【。

评论(11)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