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想亲你

★久违的叶翔

★《小狮子》的后续

★题目虽然耿直但其实和文章没什么太大的关系

★我居然真的写了【不敢相信



.

孙翔已经不跟叶修比身高了,以前孙翔他娘还在的时候这其实是每月的固定活动,叶修、叶秋、孙翔三人在客厅里一字排开,蓝眼睛女人一手小尺子一手油性笔刷刷刷在白墙上划出三条黑道,于是沙发上看报纸的叶先生只好再一次打消重新粉刷家里的念头。
蓝眼睛女人死了之后就没有人给他们划身高了,叶先生对着划了一大推黑线的白墙坐了一下午,最后决定把沙发换个方向摆。

叶修高考考的很好,分数放出来的当天叶家就炸了,高中的老师校长一波接一波地登门道贺,叶先生站在门口迎人,脸上笑出了褶子,再看叶修那张欠抽的脸也觉得顺眼了很多,大概是从想用鞋拔子抽他变到想抽他的程度吧。
唯独孙翔好像有点不高兴,板着一张脸窝在房间里不下楼。
叶修拿了盒他最喜欢的小饼干上楼去找他,敲他的门。

“孙翔?”

“不在!”

“翔翔?”

“不在!”

“习习?”

“不准叫我习习!”

门开了,孙翔从门缝里挤出一个脑袋恶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一头金毛蓬蓬松松,脸都气红了,腮帮子鼓鼓的,撅着嘴,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叶修拿着个饼干盒站在孙翔房间门口,孙翔抵着门只露出一个脑袋看着他,两个人面面相觑如同智障,走上楼 的叶秋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妈的叶修,自己发神经也就算了还想带坏我弟弟,叶秋想。
于是他走上去劈手夺过叶修手上的饼干盒把他朝楼下推:“你班主任和校长在找你!有什么事晚上再说!”然后他把饼干盒递给孙翔,顺手揉了一把他的头毛:“阿翔不想下去就不下去吧,想吃什么自己下去拿,乖。”
“谢谢叶秋哥。”孙翔乖乖巧巧地道谢,接过饼干盒把脑袋缩回自己房间,“嘭”地一声关上了门,叶修耳尖地听到落锁的咔哒声——

嘿这小兔崽子还敢锁门??!

事实证明孙翔不仅敢锁门,还敢装没人。

踹门未果的叶修气得睡不着,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捱了半晚上,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听见自己房间门“吱嘎”一声被人推开了一条缝,叶修睁开眼睛朝门口扫了一眼,看见了桌上显示凌晨一点的荧光夜钟和从门缝里挤进来的一个黄色的毛茸茸的脑袋,眼睛闪闪发亮的孙翔上下左右四面八方打量了一遍之后冲着叶修小小声地叫唤:“叶修叶修,叶修你睡了吗?”
叶修半眯着眼睛装睡,要看他究竟想搞什么幺蛾子。
又是一声仿佛憋着劲的闷声闷气的“吱嘎”,小幺蛾子把整个人从门缝里挤进来,小心翼翼地带上门,摸索着走到叶修床边,动作迅捷娴熟地爬到叶修床上挤进叶修被子里冰冷的手脚直接贴在叶修身上,叶修只觉得一股冷气包围了自己,内心毫无波动还想打个冷颤,就跟遇见了鬼压床一样。
“叶修叶修,叶修你醒了吗?”小幺蛾子贴在叶修背上压低了声音喊他,脑袋抵着他的后颈,呼出的热气一股接一股地洒在他脖根上。
叶修心想照你这么折腾我能不醒吗,但他不说,闭着眼睛装模作样地翻了个身,从侧卧换成了仰躺。
孙翔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整个人像触电一样从叶修身边弹开,扯着叶修的被角努力地想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同时发出了一声压抑的痛呼,似乎是不小心咬到了舌头。
孙翔屏住呼吸观察了一阵,发现叶修没有下一步动作之后又等了一段时间,才小心翼翼地挪到叶修旁边,下巴搁在叶修肩膀上,盯着叶修的脸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戳了一下叶修的脸,没有反应,很好,没醒,孙翔这才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软下来,脑袋在叶修肩膀上蹭来蹭去,给自己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不动了。
叶修等了半天没等到他下一步动作,迷迷糊糊又要睡着的时候,肩膀上的脑袋突然挪动了一下,毛绒绒的头顶顶着他的下巴,他家小狮子把脑袋埋在他颈窝里,小小声地闷声闷气地问他:“叶修你是不是要走了啊?”
叶修闭着眼睛不说话,孙翔耷拉着头毛红着眼圈扯着他衣角委委屈屈的样子从他记忆里浮出来,跟投影一样打在他眼前的黑幕上,然后他把眼睛闭得更紧了。
孙翔不知道叶修脑子正在过幻灯片,只管窝在叶修怀里絮絮叨叨地说下去。

“叶修你要走很远吗?”

“叶修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啊?”

“叶修你不走好不好?”

“叶修我不想你走。”

越到后面哭腔越重。
孙翔说不下去了,抽了两下鼻子,抓着叶修衣服把脸蹭干净,轻车熟路地在叶修身上找了块窝起来舒服的地方睡过去了。
叶修在黑暗里睁开眼睛,看见窝在他怀里的小狮子紧闭的艳红的眼角,仰起脑袋长出了一口气,觉得整颗心化成了水。

叶修还是去了外地的大学,很有名,也很远,叶修在大学里混的风生水起,然后就是数着日子跟晨昏定省似地给孙翔打电话。

“习习啊你要好好学习啊”

“习习啊你大学考哪啊?”

“习习啊你考过来哥带你吃香的喝辣的。”

孙翔一边冲着手机喊“不准叫我习习”,一边偷偷摸摸地把叶修那所大学的名字和分数线写在日记本上。

上了高二的孙翔最近不高兴,他已经很久没有接到叶修的电话了。
已经确定保研的叶修闲的发慌,摸出手机想给孙翔打个电话,猛然间想起自家小狮子已经高二了,这电话要是打过去要是他在上课怎么办,就算没在上课万一在补习呢,或者是在做作业呢,还有可能在补觉,想着想着他就把手机又塞回兜里了,继续窝在寝室里发霉。
孙翔做完作业开始翻教导资料,手机放在左手边,翻一页资料看一眼手机,一套教辅都翻完了手机还是黑屏。
叶修最近有事,孙翔安慰自己,然后在睡觉的时候把手机放到了枕头下面。
第二天一早起来先把手机从枕头下面摸出来,还是黑屏,没有短信,没有未接来电,没有QQ,没有微信,就连之前给他发的“晚安”都没回。
孙翔不高兴,一整天都在走神。
回家之后就给肖时钦打电话——肖时钦是叶修那座大学中国古代史系的讲师,费尽心机想把孙翔拉进中国古代史专业,然后用那张时装周男模级别的脸给这个冷到爆的专业增加几个新生。

“小事情小事情,你们大学要毕业的时候很忙吗?”

“……”其实你就是想问叶修忙不忙吧,肖时钦副教授已经看穿了一切。

“一般来讲是有很多事的,”肖时钦斟酌了一下语句说,“不过嘛……像叶修同学这种确认保研的好学生就没什么事了。”

“哦……那谢谢小事情你了啊。”孙翔规规矩矩地道了谢,闷闷不乐地挂了电话,知道叶修根本没什么事之后孙翔更不高兴了,你都没事做……你没事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啊!你整天窝在寝室里发霉都不愿意给我打个电话?
明明——明明我……那么想你的。
孙翔越想越气,抄起手机拨出了那个倒背如流的11位号码。

“习习?”

“不准叫我习习!”孙翔说,他本来是有很多抱怨的话想跟叶修说的,但他从电话里听到那个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的声音的时候,他突然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打电话前的气愤全部发酵成了委屈。

“……习习?”

“叶修你都不给我打电话!”

“叶修你都不回我的消息。”

“叶修你都不回来看我……”

叶修听着电话那头的一点一点软化下来最后变得委委屈屈的声线,脑子里莫名其妙地蹦出四年前的某个晚上那个孩子窝在自己怀里时泛红的眼边,只觉得心神一震,像被人拿英汉大词典砸了脑袋,当下拍板决定收拾东西请假回家。
回家前专门去了趟商业街,买特色玫瑰饼,买奶糖,买各种各样的小蛋糕和小饼干,临走了眼看着街口的烟熏鸭和手撕兔好像也不错,各买一个带走。
“呦呵,老叶你这是要回去见丈母娘还是坐月子的媳妇啊?”送他到高铁站的魏琛看着他的大包小包挤兑他。
“去你妈的老子回去看我弟弟。”提着大包小包的叶修头都不回地给了老魏一个中指。

叶修到家的那天正好是周六,孙翔叼着根棒棒糖抱着企鹅娃娃在客厅里看一部很多年前的动画片《银英》,听见门口的响动从沙发后面探头出来看,看见叶修的时候眼睛一亮,正想跑过去突然想起自己现在应该是在生气,站起来半截又坐回去,缩回沙发后面把半张脸埋进企鹅娃娃的绒毛里,没好气地冲叶修说:“你还知道回来?”
说完孙翔就后悔了,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像闹完变扭之后独守空闺的小媳妇。
叶修把带回来的大包小包堆在孙翔旁边,不出意外地看见了孙翔通红的耳朵尖,心头大喜,站在沙发后面开始揉孙翔的头毛。

“习习~”

“不准叫我习习!”孙翔别过脑袋去不看他。

“习习我给你带了玫瑰饼,你吃一个?”

“不吃。”

“怎么不吃啊?”

“不饿。”

“又不是让你当饭吃,可好吃了,我们那儿特产,你吃一口尝尝?”

“……等会吃。”孙翔把下半张脸埋进他的企鹅娃娃里说,声音模模糊糊的,隔了一会儿又把脸抬起来看着叶修,“你不吃啊?”

“我给你买的啊。”叶修说。

晚上他们睡在一张床上,叶修把人圈进自己怀里的时候突然发现记忆里那个小小的孩子已经长得比自己还高了,他伸手环住孙翔的腰,不自主地皱眉,有点太瘦了,只一层单薄的肌肉覆盖在纤长的骨架上。
“你没吃饭啊?”叶修一边在他腰上比划一边皱着眉头问他。
“你才没吃饭呢!我又不是小孩子……”孙翔被他弄得有些发痒,整个人在他怀里扭来扭去,终于忍不住拿脑袋狠狠顶了叶修下巴一下,“叶修你别碰我腰!痒!”
叶修被撞了一下总算安分了一点,不过手还是放在孙翔腰上没撤下来,然后他就看着孙翔的脑袋一点一点地往下蹭,最后落到他肩膀上,安安稳稳地睡着了。
“我等着你来我学校啊。”叶修睡着之前这么说。

其实也没等多久,不过一年时间。
接到孙翔的电话和叶秋的短信之后叶修风风火火地跑到了学校门口,看着接新生的公交车一辆一辆地停下来,就是没有看见孙翔的影子。
叶修站在志愿者的小棚子下的阴凉地里想着要不要去找人看一下学生名册,抬起头的时候他愣了一下,他家小狮子提着行李箱从公交车上跳下来,衣角飞起露出弧度优美的腰线,耳边小小的黑曜石耳钉反射着阳光。
孙翔落地之后四下张望了一下,拖着行李箱朝叶修跑过来,一双蓝眼睛晶亮亮的,他站在太阳底下冲叶修笑,整个人就像是在发光。

“走吧,哥带你去玩。”

叶修领着他去逛学校旁边的商业街,孙翔看着路边卖稠鱼烧的小摊走不动道,叶修掏钱买了两个,递一个给孙翔,留一个给自己,他咬了一口,豆沙馅的,太甜,他吃不惯,这么甜的玩意儿家里只有孙翔喜欢吃,三两口啃完之后他转过头去看孙翔,185的大男孩捧着稠鱼烧站在路边吃得很开心。
“你看我干嘛?”孙翔察觉了他的视线,拿着稠鱼烧小小地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嘴边一点豆沙馅,蓝眼睛里光华璀璨,跟小时候一模一样。
不,小时候要可爱得多。叶修冷漠地想,这样想的时候他手里抱着大桶的爆米花,手腕上挂着的袋子里装着曹氏鸭脖,一手还拿着冰淇淋,问题是孙翔居然站在棉花糖机的面前不动了。

“孙翔你别想。”

“叶修我想要那个……”

“孙翔。”

“叶修你说过带我吃香的喝辣的。”

“棉花糖是甜的。”

孙翔不说话了,转过脸来盯着叶修看,蓝眼睛水汪汪的,像是春天山林里清澈的大湖。
一分钟后叶修败下阵来,认命地掏出钱包给他买棉花糖,结果孙翔居然站在棉花糖机面前认真地选起了味道——或者说颜色,叶修看着街上来来往往间几个颇有些面熟的人觉得明天的校园网头条估计就是“震惊!学校风云人物叶修竟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
叶修看着孙翔举着深红色的棉花糖走在前面,一点一点地把棉花糖撕下来吃,认认真真地舔掉手上的糖汁,觉得真是可爱,想要亲他一下。然后他就凑过去亲了一下。

“叶修你干嘛??”

“想亲你。”叶修舔了一下嘴角,这个棉花糖好像也很甜,比豆沙还甜。

孙翔在原地傻站了半天,突然冲上前从叶修怀里抢过了爆米花,把脸埋进爆米花桶里,都是叶修的错,这么热的天还要带他来人这么多的地方,热死了。

叶修看着孙翔红到透明的耳朵尖就想笑。

真可爱啊。

冰淇淋,爆米花,稠鱼烧,棉花糖,想买什么都可以。

宠一辈子都行。






END.


★深夜发文
★修仙党的福利

评论(8)

热度(2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