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教授,他们画风不对!【1~10】

★龙族hp设

★和 @-凉半- 姑娘的联文【所以想看后续去催她不要催我【咦

★依旧全员向ww

★我考完试啦——啦啦啦!!!

★以上(๑>ڡ<)☆

.

1.
路明非,一个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的即将11岁的中国小学生——不,我不是说他坑——他真的是货真价实的中国小学生,五年级。

家庭情况良好,父母健在——虽然不常露面,有一个近乎全能的弟弟——虽然有点心脏,总的来说他还是很幸福的——大概吧。

2.
之所以说他即将11岁是因为要过了今晚12点才是他11岁的生日。

而路明非现在正瘫在沙发上睁着一双眼睛瞪着窗外什么都没有的漆黑的夜景。

为了不引起误会我觉得我有必要说明一下他这样的原因,当然不可能是什么等着12点的钟声敲响然后满怀忐忑地收到第一份生日祝福这种事情,他到现在还不睡的原因很简单——他睡不着。

3.
只是一个晃神的功夫电子表上的23:59就跳成了00:00,但路明非还是睡不着。

他躺在沙发上双手合十按在胸前静静地看着荧光绿的数字从00:00变成00:10,终于决定去把路鸣泽叫起来陪自己一起受罪。

做兄弟的,就是要两肋插刀同甘共苦啊。

4.
结果一打开门就撞见一双黑油油的眼睛,闪闪发光硕硕生辉,如同探照灯一样明晃晃地盯着他。

他的弟弟光脚站在门后,以一个经典的双手摊开的歌剧造型仰头看着他,声音抑扬顿挫:“啊我亲爱的哥哥,你终于来找我啦。”

路明非废了很大的劲才忍住自己把枕头糊在那张精致的小脸上的冲动。

路明非,你要冷静,他可是你亲弟弟。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我的哥哥?”

“一开始说要睡觉就上楼了的人是你吧?!既然没睡你他妈就下来陪我啊!!看着我遭罪有意思吗?!?!”

“太有意思了。”路鸣泽诚实地说。

5.
这种弟弟不要也罢。

6.
“好啦好啦,别生气嘛哥哥,你最亲爱的弟弟我可是特地给你准备了生日大礼哦~”路鸣泽把脸上的枕头扒拉开,坚持不懈地摆出那个经典的歌剧造型——他最近刚看完《李尔王》觉得这个动作真是帅爆了。

“呵。”路明非冷笑。

“哥哥你怎么能不信呢,人家把心都能掏给你看呢~”路鸣泽靠在床头作西子捧心状,左手捻了一个标准的兰花指,眼神幽怨。

遗憾的是路明非是一个性向正常的青少年,退一步说即使他性向不正常他也不是正太控——更何况他自己也还算一个正太,所以这种招数是没用的!

“哎,看来那份OO的蛋糕只有我自己吃了,附赠的XO争霸也只好我自己玩玩单机——”

“你果然是我的亲弟弟!”

7.
一点立场都没有呢,路明非小朋友。

8.
于是这对兄弟在半夜十二点三十分的时候围坐在客厅小小的茶几旁点燃了小小的生日蛋糕上的十一根蜡烛。

蜡烛熄灭的瞬间窗外传来一声响亮至极声传八里的“嘣——”

“卧槽什么玩意儿?!!地震吗?!!”正要许愿的路明非一个激灵震起来眼疾手快地打燃了打火机。

他们在幽幽的火光里看见窗外一团模糊的影子上下浮动。

“哥哥,好像是只鸟。”

“我不瞎谢谢,你要没事干就去把灯打开或者帮我拿着打火机——我要烧到手了。”

9.
窗外那只肥鸟似乎是撞狠了,晃晃悠悠了好一会儿都没清醒过来。

肥鸟晃了两下脑袋,在两兄弟震惊的眼神里熟练地用爪子扒拉开了窗锁,“吧唧”一声撞进了室内。

然后打着旋一头栽进了茶几上的小蛋糕里。

得亏蜡烛熄了,不然这个故事现在就可以完结。

10.
一身奶油的肥鸟扑腾了两下翅膀,胸口的碎毛嘭开,露出一个小巧的铭牌,它把一只爪子伸向路明非,爪子上绑着一个小小的信笺,趾高气扬地叫了两声。

拜倒在神秘世界的魅力吧臭小鬼们!!

“噫,都什么年代了还用飞鸽传书——连手机都买不起吗?”路鸣泽说着一把把蛋糕里的肥鸟拎了起来,他对这只破坏了他给哥哥静心策划的生日惊喜的肥鸟一点好感都没有,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要吃个鸟汤。

肥鸟感觉到一股生命的威胁,努力地在路鸣泽手里挣扎起来。

等等这剧本不对啊——!!你们见到这么神奇的事不是应该震惊好奇两眼冒星吗?!!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早熟了吗?!!

TBC.

评论(5)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