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饼仙女阿沐★

你是我荒地上最后的玫瑰

咕咕咕

★因为评论没有超过五个所以我四个都写!!★

【手动加粗提亮一下,因为都写所以我就不私戳通知了,写完之后会艾特各位各自认领_(:зゝ∠)_】

但是因为响应爸妈的要求,我要去饭店打杂跑堂体验生活到月底_(:зゝ∠)_

卧槽我知道他家生意好但是这也太他妈好了一点吧!!!

腰痛到无法呼吸.jpg

普通正常晚餐时间骤降到八点~九点之间_(:зゝ∠)_

所以对不起,点梗和海盗po让我鸽一个月吧_(:зゝ∠)_

咕,咕,咕咕咕.jpg

我考完了所以点个梗好了!

我考完了!!我终于考完了!!!!


心潮澎湃不如我们来一个久违的点梗吧!!


限定cp野尘!路明非单人或者中心友情向!没了!最近嘴挑吃的不多!除了这两个都没有产粮的激情所以限定就这两!


评论自带梗,10号中午十二点开!一共抽五个!不够五个我就全写!抽到的五个小可爱到时候私聊细节!


没了!


奥德修斯之船【2】

★是楚路

★海盗po

★写骚包老大和怂包小路我超开心的!

★想要评论拜托了!【夸我【弄不出删除线了妈的】

★相声三人组没有同框上镜真是遗憾……之后想搞事的话想写他们三同台竞技的相声日常【没有

 

  

.

  维克米亚,海军驻地。

  这是一座岩石建筑,在过去被镇上的人们称作白荆花堡,直接依山而建,有些部分甚至深入山腹,它曾经是某个贵族的宅驿,经历了领地内的叛乱和来自外部的战争,见证了这个姓氏的盛衰起伏,最终这个家族在三名继承人的反目下分崩离析,最后一代继承人中的长子被女仆割下头颅,尸体不知所踪,幼子带领着叛乱的军队冲进家传的城堡将他另一个哥哥杀死在城堡的王座上,自知将死的兄长换上最隆重的礼服在宴会厅等待自己的胞弟,混杂着鲜血的美酒斟满金杯,而弑兄者亡于风暴与雷霆――从此以后这座白荆花堡就变成了无人踏足的闹鬼盛地,直到它被某位海军将领看中改造成海军驻地为止。

  成为海军驻地后的白荆花堡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以原本的石堡为中心,层层叠叠的城墙和哨塔沿着山体的走势一直向上蔓延到山巅,即使原主从地下爬起来想要重现当年的荣光也得先看两钟头地图把路给认全了,无数塔楼、墙垒、足以覆盖维克米亚全境的大型火炮构成了它新的外壁,这层外壳之内是挖空了半座山之后建成的队舍,开凿到一半的时候有一位工匠挖出了温泉,于是原本的棋牌室改建成了大浴场,挖出温泉的那把铁锹当天就被某个不知名的富豪买走请了八个女巫开光做成转运道具挂在自家大厅墙上,海军士兵就居住在这里。

  至于看中了这个地方的那位海军少将,他住在山巅上,为了清出一片足够平坦的用地这个神经病调来了一队火炮轰平山头,然后在那上面建了一座别馆,别馆建成后又加了一座灯塔,他的原话是“海港怎么可以没有灯塔呢?”,这座兼具观景台功能的灯塔是整座城市海拔最高的建筑物,塔尖直指天空,站在那上面的时候你会觉得天空触手可及,海洋在远处坠落。

  

  这大概是初雪前的最后一个晴天,维克米亚周围的海面洒满阳光,最后一批留在这里的海鸥掠过海面,它们马上也要开始迁移,也许是明天,也许今晚就会飞走,它们趁着这个晴日从起伏的浪花里抓出白腹的鲜鱼,为这场远行积蓄能量。海鸥群中混着一只黑白相间的燕隼,它看起来漫无目的,一直滞空翱翔,这时候海天间响起一声呼啸,有人站在那座被用作观景台的灯塔顶上,他穿着海军标准制服,熨烫妥帖的领口笔挺得贴着他的脖颈,胸口别着一枚白翼奖章,他向着海面伸出右手,又发出一声呼啸,海风吹起他金色的头发,燕隼振翅而起,几乎与塔壁平行地飞上塔顶,在他头顶上空盘旋,最后落到他伸出的手臂上。

  恺撒·加图索,卡塞尔军校优秀毕业生,历史上最年轻的海军少校,能够和他比较升迁速度的只有曾经还在海军的楚子航,恺撒对这位旧日同僚的态度有些复杂,介乎于“天下英雄唯吾与尔二人也”和“既生恺撒,还要啥楚子航”之间,在知道楚子航离开军队后恺撒是着实遗憾了一阵的,楚子航是一个很好的对手,也是恺撒认定的对手,在他想象里他们两人该是像新免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那样的命定对手,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要停下来对一波剑法,结果这边剑还没出鞘呢对手把刀一收转身走了,等到恺撒这边反应过来刚要收剑还鞘,却又看见对方从身后摸出一把丈八蛇矛,还耍了套七十二路枪法,公海狂狮之名响彻整个海域。

  恺撒走出灯塔,燕隼温驯地停在他肩头,士官已经在塔底等待多时了,他上前一步,对恺撒敬了一个军礼:“少校,我们的船被抢了,从三角海域回来的那条。”

  “谁抢的?”凯撒的声音很平静,他没有把怒火发到身边的人的习惯,其实他心里还有点诧异,因为那条船除了海军的标识外还带着加图索家的旗帜,他没想到还有人敢抢加图索家的船。

  毕竟,加图索家族最开始就是以海盗起家的,巨大的海船上飘荡着堕落圣天使的旗帜,绸布上长有双翼的巨大生物在云和火焰中下坠,对着天空发出嘶声吼叫,所过之地满是火焰、金币与沉船,靠着海盗行径积累起第一笔财富后的加图索家又靠着倒卖军火和燧发枪在岸上站稳了脚跟——军火带来财富,燧发枪保障财富,最后他们通过国内内战顺利洗白,摇身一变成了国内最大的合法暴力集团,海军更是直接由加图索家私兵转型。

  “……是,”士官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措辞,但很快他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在那个名字之前加什么都有些画蛇添足的意味,“楚子航。”

  “楚子航?他抢我们的船干什么?”恺撒愣了一下,既然是楚子航,那确实是敢抢加图索家的船,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抢那艘船?

  “楚子航一直在收集和三角海域有关的事物。”士官一板一眼地回答,他只负责将信息报告给恺撒,而要采取什么行动要看恺撒的意愿。

  “三角海域……”恺撒沉吟起来,他的脸色突然一变,像是在国宴上发表了激昂的演讲之后坐下来要和宾客们畅饮美酒的时候却看到侍者殷切地给他满上一杯橘子汽水,他抬手挥退了那名士官,“不用管他。”

  “是。”士官再次敬礼,然后离开了山顶。

  那条船确实是从三角海域带了点东西回来的,按理说恺撒该立刻组织船队动身,哪怕抢不回来也要让它沉尸海底,让幽灵船的秘密葬身大海,但恺撒觉得……那货被楚子航抢了反而能让他轻松一点。

  

  在三角海域遇到那条幽灵船的时候恺撒考虑了种种情况,有他率领船员英勇作战闯出一条生路,带着打败幽灵船的荣耀回到驻地开一场狂欢聚会,也有他率领船员英勇作战却终是不敌,他用最后的火炮开出一条路来让船员能够逃生,而自己光荣地与舰同沉,但他唯独没有料到在他做好了一切准备,打算倾力一战之后,那艘幽灵船在原地晃悠了一下,不动了。

  恺撒愣了一下,他总觉得这种情况他似乎在哪感受过,但他想不起那是在哪了,当时的情况也不容许他再回想下去,全副武装的船员们在甲板上等他的命令,幽灵船的传说实在深入人心,哪怕它只是停在那里对船员的压力依旧是致命的,于是他压下心里那丝怪异的感觉领着一队精英踏上了静止的幽灵船。

  越往里走恺撒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就越重,在他推开一扇门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走过的这些地方没有灰,无数之前被他下意识忽略的细节涌入他的脑海,不久前才被清理过的甲板,墙壁上的涂鸦,门板上的划痕,走廊上的食物残渣,无一不在彰显着有人生活在这里这个事实——问题是这他妈是一艘幽灵船!谁会生活在这上面?!幽灵吗!

  真是个冷极了的笑话,恺撒一点都笑不出来,他猛地踹开了船长室——这艘船的船长室居然是在船舱的最底层,和从掌舵台下面探出头来的人面面相觑。

  那人缩在掌舵台下面,严严实实地裹着一床羽绒被,只把两只手和头露在外面,手里捧着一个吃了一半的吐司,吐司上还摊着一个荷包蛋,背后垫着两个枕头,周围还乱扔着七八个枕头,看起来像是为了能让他无论走到哪都能直接躺下睡一觉,地图桌上堆着诸如果脯和小鱼干一类的平民小吃,沙盘上翡冷翠陆兵正在沧林海沟里大战威尔瑟骑军——看起来住在这里的家伙过得还很滋润。

  恺撒下意识地退了半步,他觉得自己像是打开了什么空间门一样的东西,把他从幽灵船上传送到了某个人的卧室里,说起来这个卧……船长室的风格看起来真是眼熟。

  这时候那个人终于反应了过来,他飞快地吃完了手上的荷包蛋吐司,从羽绒被里钻出来,对恺撒露出一个狗腿的笑容,然后打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路明非……”恺撒捂住了脸,妈的他早该想到的!能把这么幽灵船严肃的东西画风带歪除了路明非还能有谁!早在卡塞尔军校的时候这货就是著名的相声演员,任何人只要和他对话五句以上就会不自觉地成为他的捧哏,唯有芬格尔那样的大才才能和他争夺逗哏的位置——不对这算哪门子的大才!

  恺撒觉得有点头疼,既然船上的人是路明非那么戒备的必要也就没有了,他头疼的只是该怎么和那么多船员解释这件事,“嗨伙计们没事啦,那不是幽灵船只是我的老同学来见我,他给他的船做了一个特色装修”,他又不是芬格尔!

  他回身把船长室的门上关上,挑了一个还算干净的枕头坐下来,衣摆一撩把腰间的狄克维多抽出来,啪一声拍在脚边,虽然路明非知道老大只是摆个架势,但在看到狄克维多反光的锯齿时他还是下意识地怂了,蔫头耷脑地坐到恺撒对面:“那啥……老大我主动坦白能从轻发落吗?”

  “闭嘴,”恺撒根本没有打算接他的话茬,他深知这货带歪话题的能力有多强,还有一队精英船员正杵在外面甲板上等他的探索结果,他没有那么多时间用来插科打诨,“我问你答。”

  路明非点头如啄米。

  “你怎么会在这儿?”

 

 

TBC.

奥德修斯之船【1】

★是楚路


★海盗paro


★试试水【所以麻烦给我评论反馈好吗求你们了TvT!】


★题目是群里小哥哥帮忙起的和文章没啥关系但是看起来牛逼


★因为小路还没正式出场所以暂时不打他tag了


★希望能写得能和我脑子里的画面有点像

 

 

.

 

  维克米亚是个靠海的镇子,整个镇子大概九成的收入都来自海上,出海的日子里港口会堆满船只,升起的船帆遮天蔽日,海鸟跟在大船的后面起伏,从船尾荡开的水波里抓出鱼来,但现在港口冷寂得像是废弃了多年,系船柱的顶上落着无人打扫的鸟粪,快要入冬了,第一场雪马上就要下来,到那时整个港口都会被冰封,哪怕最没脑子的人也不会在这时候出海,整个镇子最热闹的地方是港口旁的黑珍珠酒馆,混混、盗贼、骗子——当然还有海盗们,海盗是这里最阔绰的人,高兴的时候甚至会请酒馆里的每个人一杯麦酒,他们从怀里掏出大把的金币洒在桌上,搂着穿着单薄的妓.女接吻,把金币塞进她们的胸口,因为那些女人还带着颤抖的恭维而大笑,这群人像是要把船上禁欲的日子在陆地上一口气补回来一样在酒馆里畅饮达旦——在能够再次出海或是口袋里的金币花光之前。

  酒馆里弥漫着一种难闻的气味,劣质廉价的酒水,发霉的木头和墙角,长期不洗澡的汗臭混合在一块,普通人在打开门的瞬间就会被这股扑面而来的气浪冲到反胃,但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这地方——除了这里他们也没地方可去,黑珍珠酒馆对海盗们来讲简直就是陆地上的船,哪怕这地方又脏又小只有麦酒老板还是个会往麦酒里掺水的人.渣,但海盗怎么能离开自己的船呢?

  只剩下一只眼睛的酒馆老板老独眼坐在坑坑洼洼的吧台后面,他没有名字,也许以前有,但现在没有了,所有人都只叫他老独眼,他自己也这样称呼自己,他漫不经心地拿着一块脏兮兮的抹布擦拭着同样脏兮兮的吧台,剩下的一只眼睛却在那些豪饮大笑的恶棍和无赖之间扫来扫去,他并不介意有人在自己的酒馆里喝醉闹事打架斗殴,也不介意有谁兴致来了在他这儿当众来一发,不如说他还蛮期待后者的,可惜不是很常有,但如果有人喝了酒闹了事还想不付账,那他就很介意了。

  黑珍珠里从来不缺架打,很快就有两个醉汉闹腾起来,吵嚷着驴唇不对马嘴的话互相撕扯着打成一团,老独眼随手把抹布扔进柜台里,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立刻就有两个身强力壮的人上前,把闹事的两个醉汉各自踹翻,随后像拖死狗一样扔到墙角让他们滚作一团。

  中间有个喝高了的家伙打着酒嗝拍打桌子,老旧的木头桌子被他拍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散架,“你,嗝,你们知道吗那件事吗?”他搂着一个姑娘,脑袋几乎要陷进她胸里去,周围的人认出了他,那是灰耗子,维克米亚下层最有名的情报贩子,这么多年里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情报到底是从哪来的,但他的情报又从没出过错,哪怕是关于贵族和军队的也一样,简直像是下水道里的耗子一样无孔不入,于是闹哄哄的酒馆逐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等着听他会说些什么。

  “海军那里,嗝,从三角海域……抓回来一个人!”

  酒馆安静了一瞬间,随后哄堂大笑,有个醉鬼甚至笑到了桌子底下去,老独眼扯了一下嘴角,就要让人把麦酒从他脑袋里抖出来,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影走近了灰耗子,从怀里掏出一把金币放到他面前,翡冷翠那边的上等货色,分量十足且制作精美,从斗篷下面传出低沉的男人的声音,听起来竟然还是个年轻人。

  “你刚才的说的那件事,能详细一点吗?”

  他没有刻意压低自己的声音,冷冽如同冰山的嗓音回荡在整个酒馆里,一瞬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了这个人,想不注意也有点困难,这里是黑珍珠酒馆,是发霉的贼窝,是流脓的疮痍,几乎聚集了维克米亚所有的阴沟老鼠,阴暗,肮脏,乱象横生,你可以把你能想到的所有负面词都安在这个地方,可这个披着斗篷的男人腰背挺直,站的像是系船桩一样笔挺,指甲修理地干干净净,全身上下没有一根多余的线条,脚上的皮靴甚至还打过蜡,鹤立鸡群不足以形容其万分之一,那简直是鸡窝里混进来一只长颈鹿,他放在腰侧的手里提着一把刀,刀鞘漆黑,刀镡上雕刻着金花,海盗们都是些没文化的家伙,认不出什么工匠古心锤炼千般,但他们识货,这玩意儿一看就很值钱!可直到这个陌生人走到灰耗子面前开口之前,酒馆里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只肥羊!

  几乎瞬间,靠近那桌的人群无声地散开,两个彪形大汉若无其事地堵住了门口,只穿一条开胸长裙的妓.女从灰耗子的大腿上滑下来,低眉顺眼地坐到一边,她不走是因为灰耗子还没给钱。

  灰耗子被吓了一跳,直愣愣得看着那个人,又打出一个酒嗝来,男人既没有恼怒也没有怒斥他的无礼,更没有直接拔刀而起血溅五步,他问完了那个问题就站在那里不动,如同老僧入定,周围的一切都对他毫无影响,但明显他对周围的影响很大,灰耗子在看清他斗篷下的脸之后就开始抑制不住发抖,整个人酒醒了大半,脑门子上的汗擦了又流,额头亮的可以反光,哆嗦着说不出一句话。

  “关于三角海域的那个人,你还知道更多的么?”男人再次提问,音调毫无起伏,语气沉稳地如同殡仪馆馆长,拿着个小本子问家属请问你们要几分火,得到回答就在小本本上写个条撕下来啪一声拍死者头盖骨上,而灰耗子,他当然不是死者家属,他觉得自己现在像是死者。

        “知道知道!”灰耗子猛地站起来,把那把金币推回到男人面前,搓着手露出一个谄媚而又不失狗腿的笑容,不愧是维克米亚最有名的情报贩子,一点都看不出刚才快被吓尿的迹象,“哎呀哎呀这点小事怎么能要您那么多钱呢,您收着您收着,那人是海军从三角海域抓回来的,听说还和幽灵船有关呢,看起来挺重要的,马上就要送总部去,都等不到开春呢。”

  男人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啪一声拍在桌上——当然不是小纸条——那是一袋金币,他把那袋金币和之前的那把放到一起,对灰耗子点了点头,说了声“谢谢”然后转身离开了酒馆,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跟门边的彪形大汉说“请让一下”,看起来真是彬彬有礼,这样的男人怎么会出现这种酒馆里呢。

  但已经没人去管走出酒馆的男人了,他们拥到灰耗子的桌前,盯着摊开在桌上的那袋金币,眼神炙热地可以把它们融化成金液,灰耗子给自己灌了一杯麦酒,把袋子里的金币全部抖落到桌上,叮叮当当一片响,袋子内壁用金线绣着一个狮子头,他一下子瘫软下来,攥着那个袋子靠在椅背上大口喘气,喘匀之后他猛地把女人拉到自己大腿上,用力揉捏她的大腿和细腰,在上面留下大片的青紫,在女人忍不住要喊痛的时候从桌上抓起一把金币塞进她的胸衣里,最后他终于平静下来,揽着女人的腰靠在椅背上,抬起下巴点了点桌上的金币,说:“你们的了。”

  女人被胸前的金币冻得打颤,脸上却止不住笑意,她摇摆着腰肢依偎在灰耗子怀里,手臂环着他的脖子,亲吻他的额头和嘴唇,努力卖弄自己的风情,想从他嘴里掏出来刚才那个人是谁。

  

  “公海的狂狮,狮心海盗团的船长,曾经的海军上校——楚子航。”


  

TBC.


 

★师兄的称号我真的尽力了!


★下一回海军大佬恺撒人在家中坐,船被师兄抢


★你的好友路明非在线为您表演好汉饶命.jpg


★是给 @柒玖贰 这个仙女扩写的琵琶演奏家阿苏勒的最后的那个场景


★结合之前的脑洞看效果更好


★因为姬野没出场所以就不打他tag了


★因为只是一个场景所以就不取名了


 

 

.


  那是一首没人听过的曲子,那是阿苏勒他自己谱的曲子。

  他原本是想在这场演奏会上发布这首曲子的,可当他弹完预定的最后一首曲子,抬起头看见舞台下黑压压的一片,居然是年轻的女孩子占了多数,很多女孩最初只是喜欢这位青年演奏家的美颜盛世,但大多都会在中途沉浸到他的琵琶里成为他的乐迷,他环顾四周,只见人头攒动,掌声如雷,女孩们尖叫着高呼他的名字,吕归尘吕归尘吕归尘,数不清的花篮和捧花堆积在台前,画着粉色桃心的小卡片上写着“给我们最爱的吕归尘”,他突然就不想弹了,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他就是不想弹了。

  现在他坐在空无一人的舞台中间,无尽的黑暗以他为中心延伸出去,剧场的工作人员临走前贴心地帮他带上了入场处的门,剧场两侧各装有一组吸声体,这原本是为了减少混响时间,保证演出效果,这时却让这个剧院安静得像个异空间,他随手拨弦的声音都能产生巨大的回响。

  阿苏勒就是在这时候弹响了琵琶。

  他看着琵琶的眼神那么温柔,手指拨响琴弦时动作柔软地像是微风拂过春天的草原,可他的表情又那么寂寞,整片原野上没有一朵花。他的曲子也是这么温柔又寂寞,像是旅人历经万难终于走过山路立于山巅,此时天地开阔,碧空如洗,他见群山如岚,飞鸟振翅,云雾缭绕如太上仙境,可却寂寥无声,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一个人,于是他难过得像要落下泪来。

  他弹完了那首曲子,却没有起身,连眼睛也没有睁开,只是抱紧了那把琵琶,头靠在琵琶颈上,头顶贴着琵琶的弦轴,像是在外处处碰壁的孩子终于回到了家,他满身淤青,衣服上还沾着泥巴,可他已经回家了,再也没有东西能够伤到他,可以毫无顾忌地抱着自己的娃娃沉沉睡去,可惜再也没有一个人能看到他这个样子。很久以后他才睁开眼睛,长长得吐了一口浊气,耳垂上坠下的翡翠坠子贴着他脸边晃荡。

  他抱着琵琶走出剧院,今夜月朗风清,没有星星。

  

  他再也不弹那把琵琶。


【水楼】今天你在报社抽到了什么

★是《李嘉图今天直播了吗》的番外ww


★论坛体


★又名《卡塞尔传记·报社分部·抽抽乐》【不是


★说起来这好像是我第一次写番外……小路你看我对你多好!!


 

 

 

  

  


.

  


LZ论坛》》》》游戏版》》》水区》》【水楼】今天你在报社抽到了什么


1L  =_=☆

欧皇们非酋们大家好!!《卡塞尔传记》开始玩了吗!小路的直播看过了吗!今天大家在报社抽到了什么呢!!就让我来水——汇总一发!!!


2L  =_=☆

2L自占,顺便一提我是一发入魂哦(๑>ڡ<)☆


3L  =_=

卧槽行动力也太快了啊?!!


4L  =_=

你也太能水了吧?!!你是水龙头吗?!?


5L  =_=☆

我不是水龙头,我是三峡大坝!【挺胸.jpg】


6L  =_=

大家都等等!!重点不是这个水笔又迅捷地水了一贴而是这玩意儿居然是一发入魂啊!!!


划重点:这大水逼一!发!入!魂!


7L  =_=

拖出去,斩了


8L  =_=

【每个人都有死去的一天,而欧洲狗需要一点帮助.jpg】


9L  =_=

拖出去,日了


10L  =_=

……恩???ls你口味也太好???


11L  =_=☆

嘤嘤嘤我只是一个来自欧洲擅长水贴的小仙女我有什么错嘤嘤嘤


12L  =_=

嘤嘤怪杀了【冷漠无情.jpg】


13L  =_=

嘤嘤怪杀了【冷漠无情.jpg】


14L  =_=

嘤嘤怪杀了【冷漠无情.jpg】


15L  =_=

嘤嘤怪杀了【冷漠无情.jpg】


16L  =_=

我好气我抽到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我死了.jpg】


17L  =_=

嘤嘤怪杀了【冷漠无情.jpg】


18L  =_=☆

你们到底有什么资格说我水笔啊!你们复读起来怎么这么熟练啊?!


19L  =_=

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jpg


20L  =_=

前排问一下各位大佬们有《花枯国朽》¹ 的购买链接吗?

我哭了,这是什么神仙写文,也太好看了叭【跪.jpg】


21L  =_=

花枯国朽!!!我他妈爆炸!!!!8021了还有知道花枯国朽的同好!!!!!

来来来楼上我们私戳!!!!初版精装版再版十年纪念版你想要哪一版?!!!


22L  =_=

什么这么全的吗?!谢谢大佬!!!

【其实我本来也不知道的但我今天报亭抽到了_(:зゝ∠)_】

我实名哭爆,怎么这么好看


23L  =_=

报亭真的是个好地方啊!!【破音】

我专门开了一个存档就戳在报亭那里了!!


24L  =_=

我也是我也是!!!

通过报社得到无数安利.jpg

我的购物车已经3000+了【突然沮丧.jpg】


25L  =_=

我也……

看着2500+的购物车和只有12块八毛的支付宝流下眼泪(´°̥̥̥̥̥̥̥̥ω°̥̥̥̥̥̥̥̥`)


26L  =_=

楼上也太真实了


27L  =_=

过于真实引起不适


28L  =_=

我怀疑○社是不是和出版社做了交♂易,我们这边买多少书那么就能收多少提成和回扣【烟


29L  =_=

楼上瞎说什么大实话


30L  =_=

恕我直言这事是不成立的,因为


31L  =_=

报社里那些书的出版社……


32L  =_=

就他妈是○社名下的啊!!!!


33L  =_=

打广告实锤了!!!垃圾○社!!居然在自家里游戏里插广告!!!


34L  =_=

呸!我今天就是无聊死!从○社办公楼上跳下去!也绝不买○社插广告的游戏!!


《卡塞尔传记》真好玩.jpg


35L  =_=

我哭了,我抽了一天,还是没抽到《成为勇者吧!》的第四卷,勇者为什么就突然像是被所有人忘记了一样你倒是告诉我啊?!为什么不给我第四卷啊?!!第五卷我倒是抽到了但为什么不给我第四卷啊?!!!我睡不着啊!!!


你这是逼我买书.jpg


36L  =_=

再说明明起了一个这么快乐日常轻小说的名字为什么突然向着不可名状的方向展开了啊?!!【展开的还那么好看呜呜呜】


37L  =_=

楼上不要方!成为勇者是HE你信我!超甜的真的!

【你看我真诚的眼神.jpg】


38L  =_=

呸!不要信她鬼话!!当初拉我入坑的魔鬼也是这样说的!!


39L  =_=

成为勇者后期特别甜!轻松快乐轻小说!勇者还被告白了!!


“勇者啊,您的双眼如同塞西尔纳湖畔的夕阳一样美丽。”


40L  =_=

魔鬼!!!魔鬼!!!!


41L  =_=

39到底是什么魔鬼?!!!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42L  =_=

【我没得良心,也没得感情.jpg】


…………


…………


…………


186L  =_=☆

结果变成书友交流区了啊?!?


187L  =_=

哇你个水笔就闭嘴吧??你因为这个贴升了多少级你自己说!!


188L  =_=☆

哎嘿★


189L  =_=☆

算了我直接改成书友交流区吧,说不定还能混个加精嘿嘿嘿

 

 

【系统通知:此贴已重命名为“书友交流大会”】


  

   END.


★¹:是《响,成为小说家的方法》里面鬼岛的处女作【来吃我安利吗?!响超好看!!】


★《成为勇者吧!》:我瞎想的


★第一次写番外我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结尾【。


★我找不到地方把小路他们加进去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番外了……【哭出声.jpg


我的妈啊刚刚上线看到有仙女给我打钱啊啊啊????????

我不会搞这种啊仙女是喜欢哪篇文啊在哪看啊?!?!?

仙女想看什么点梗吗我写啊?!?!

我的天我这辈子从来没想过有人会给我打钱【不是

我我我我现在简直原地爆炸啊啊啊???!?!?过于刺激我要死了啊啊啊?????

@柒玖贰 这个仙女你有什么想看的梗吗我写啊我写?!!?!!【说不出其他话】

脑洞

★困到要死眼睛都睁不开但这个场景突然蹦出来妈的

★强撑起眼皮把这东西弄出来

★可能最近乐器方面纪录片看多了

★可能没什么具体描写

★可能明天睡醒我就删了

    
  
 

设定是古乐器复原专业的姬野×琵琶演奏家的阿苏勒

姬野第一次见阿苏勒就是被老师带着去听演奏会,阿苏勒在那晚上有首独奏,大礼堂,金碧辉煌,阿苏勒坐在指挥旁边的位置弹琵琶,垂着眼帘,一缕额发垂在他鼻尖,他左耳带着一个耳坠,是翡翠的。

姬野以为他会弹个《琵琶语》《春江花月夜》啥的,结果他弹的是《十面埋伏》,弦起峥然,金石铁马,刀剑在那条河边相击折断,有人抽刀斩向自己的后颈,刀刃在空中划出一条圆弧。

姬野被震住了,他没想到这个柔柔弱弱的少年能够弹出这样激昂的调子,像是真的经历过某次残酷的战场,曲终之后他的老师笑着问他说好听吧?那把琵琶就是他之前做的,姬野想起他的课题,他头一次那么强烈地想要复原出那把壁画上的琵琶,他想听那把琵琶被他奏响。

然后两个人被老师介绍认识了,因为姬野对琵琶发音方面认识不够,阿苏勒被老师介绍来帮助他的复原工作。

复原工作里阿苏勒开了自己的演奏会,给了姬野前排的票,但是姬野顶着两黑眼圈冲上最后一班公交的时候堵车了,他翻着节目表掐着阿苏勒下台休息的时间给阿苏勒和他说他快到了,快到了,阿苏勒说恩,好的,没事你慢慢来,我等你啊,姬野让司机开门自己下车朝着会场跑,跑到的时候演奏会已经结束了,姬野走进会场里,舞台的灯还没关,阿苏勒坐在台上等他,和他说你来啦?想听什么?姬野一屁股坐到第一排说顺便,然后阿苏勒开始弹,弹了一首,然后两个人并肩走出会场,天上星河倒悬。

最后那把琵琶复原成功了,阿苏勒在演奏会上用它弹《十面埋伏》,演奏会圆满结束,乐评家赞他弦下有金戈铁马,观众都退场了,工作人员开始整理收拾,阿苏勒站在舞台上和所有的工作人员致意,舞台上的灯一盏一盏地关掉,最后整个会场里一片漆黑,阿苏勒就坐在漆黑的舞台上弹琵琶,垂着眼帘,耳边晃着一个翡翠的耳坠,面前没有一个人。

他再也不弹那把琵琶。
  

【睡醒了起来加一段】我脑子里其实只有两个场景,一个金碧辉煌,舞台上面全是空椅子,阿苏勒坐在最前面弹琵琶,姬野坐他对面,一个人走灯熄,阿苏勒坐在舞台中央,一个人弹琵琶。

没了。

★起不出题目不起了


★很久很久以前的摸鱼,应该比豹尾还早?


★无头无尾,而且短到我不想思考名字【虽然长我也不想想名字】


★是现代战损设


★没了


  

  

.


  

 

  “姬野,你别说话……”阿苏勒说,他被姬野背着,眯着眼睛,手垂在姬野胸前晃荡,头靠在姬野的肩上,说话时有热气喷洒在姬野脖颈上。


  姬野不做声,用力把阿苏勒往上送了一点,黑色的柔软的头发擦过他耳后又落下去。


  “阿苏勒。”他喊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搂在阿苏勒膝弯的手又用了一点力,他舔了一下嘴唇,只有干裂的死皮,他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喝水是什么时候了,但他记得上一次给阿苏勒喂水是两小时前,他抿了一下唇,用唾液润湿了一下嘴皮,又喊了一声,“阿苏勒。”


  “姬野,你听……”阿苏勒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他的伤口发炎了。


  他在发烧,整个人烫的厉害,说话前言不搭后语,只是在姬野的耳边絮絮叨叨,还老是让姬野闭嘴。


  “姬野,你听……”他又开始说话了,一股一股的热气朝着姬野的耳蜗里钻。


  “爬地菊……”他的声音渐渐地低下去,尾音淹没在炮火炸开的轰鸣里。


  “阿苏勒,阿苏勒你别睡。”姬野在炮火的间隙里叫他的名字。


  阿苏勒不说话了。


  也许他说了。


  但他听不见。


  他只听见震耳欲聋的炮火的声音。


  姬野又把阿苏勒朝上送了一下,让他的脸贴着自己的脖子,只有这样他才能在喧闹的战场上确认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他们都活着。


  姬野停了下来,他们马上就要穿过这条战线了,他看见了他们的据点。


  “阿苏勒,我们去看爬地菊。”他说。


END.


卧槽啊啊啊!!!为什么你一个男仆还只有三节的剧情最后却这么撩啊!??!?!

你还单膝下跪!!!!恋爱线的泽维尔都没单膝下跪过!!!!

我不行了我受不了这种撩法【失去语言组织能力.jpg】

宣誓是我永恒的撩点!!!!